eciladan

宇龙可逆不可拆,厂荡可逆不可拆,密林父子不可拆慎重逆,瓶邪不可拆不可逆

给你讲一个皇室父子的爱情故事

                                       长评密林父子文《系统脱敏》 @我是云淡若风 

       对于同人文而言总是逃不掉三个字母,OOC,甚至作者自己写的番外有时候都会OOC,在OOC的世界里,不要想太多的道理,不要纠结太多的逻辑,安心的吃下这颗糖,这块玻璃甚至这个肉,然而我遇到了最谨慎的作者,他给我了最恰如其分的中土世间——现代版(仅指电影),即使这样,我还记得她在标题里大大的严重OOC,还有开头的警示严重OOC,以及人物很有可能崩坏。


       在无限的可能中,她给了我最佳的现代中土体验,无论是攻气十足的莱戈拉斯·受·绿叶,还是傲娇的受瑟兰迪尔·儿控·春天,这些大标题下,我还是看到了作为皇室父子对于相爱而产生的种种误解,上千年不停的分离,只就为了掩藏自己眼中对于对方而言一眼就能识破的深情。


      父子相爱是乱伦的,我想不是精灵特殊的生理条件和演员独特的人格魅力,我想不会有什么人在想不开的情况下站到这对被道德束缚的cp上,当我们打破自己脑中的那根弦的时候很容易就忽略了当事人的情感,爱上一个人从来没有那么难,然而如何感受到自己的爱,接受自己的爱,然后让对方和自己同样的爱却是一个比一个难。更何况是莱格莱斯和瑟兰迪尔。


       我在电影总看到的莱戈拉斯是独立的,自主的,从容的,善解人意的,温柔的,勇敢的,开挂的。他从来不是一个会随便窝在别人怀里撒娇的男精,更何况自中土而来几千年的时光,这样的一个精,在对自己的父亲最初敞开心扉时仍然无法成为一个柔软的存在,但是就像作者说的,他们都在捡起,那些依赖一个人而存在的生活。这也只是莱格莱斯,相对于瑟兰迪尔,幼年丧父,少年丧妻,中年儿子离家出走而言,他还未曾经历过人生中最痛苦的失去。


       瑟兰迪尔对于每一个中土世界迷而言,都是最难懂的存在,电影中的他,贪财爱民,对其他的生命视若无睹,在电影中他只对他的儿子表现出了特别的关注,明确的言语和行动,不需要推断的,无论这来自于哪一种感情,同人文作者需要的是让他成为爱情,然而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因为一个一不小心就会OOC。


       可系统脱敏的作者虽然着墨不多,但却让一切变得很自然,那些伤人的疏离源于深情,那些未出口的话弦外有音。


       瑟兰迪尔害怕,自己再多走出一步就会拔掉对方的翅膀,把他囚禁于自己的世界,而莱戈拉斯为了父亲在自己小时候随意的一句话,就建立了在夜晚也依然如繁星坠地般灯火辉煌的盛世繁华伊西利安,却留不住自己的父亲一晚的驻足。


       他们背道而驰,就算是埃尔贝雷斯,也从中作阻拦,希望父子相恋的背德能远离神最杰出的的孩子,然而就如作者所言,这不一定是个HE的故事,但也不会BE,因为他们最终还是相爱,感受到了彼此的心意,为了这份心意,莱格莱斯再次远走,这次不是为了掩藏自己的爱,而是为了谨慎的守护“权柄、威名、荣光与财富终属于你,Mirkwood,直到永远”。故事的最后,莱格莱斯来到了曼督斯神殿,看到了自己曾多次在内心对其祈求诅咒的埃尔贝雷斯,那时那刻的莱戈拉斯后悔了,为什么不在活着的时候和瑟兰迪尔在一起,总好过如今可能面对的无穷尽的惩罚,瑟兰迪尔终将在莱戈拉斯死后心碎而死。


       在这里引用原文中的莱戈拉斯话


爱情?

爱情算什么?

爱情根本配不上我们之间的感情,

我们是父子,

是国王,

是王子,

是最可靠的战友,

是最默契的搭档,

是最坚实的同盟,

万物之中,我最爱你。

万物之中,你最爱我。

从此刻开始,

我们将一直在彼此身边,

再不畏惧什么,

再不躲避什么,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多幸运啊,

我们都是精灵,

而精灵永生不灭,


       所以说结尾并不是一个HE,然后还有很长很长的番外要讲。


       莱格莱斯再次回到了中土世界,因为他的父亲瑟兰迪尔,中土最伟大而唯一的精灵王,早就预料到这一天,而文中特别逗比的一个人物给了转机的可能,那就是唯一一个从曼督斯回到中土世界的精灵——金花领主。


       金花领主作为文中存在感最强的酱油,从早期未出场的迷解到后期的逗比,直至最后扭转乾坤的一环,我真的特别佩服这个梗,埋得有理有据合情合理,效果简直爆炸。虽然作者并没有讲大王如何大闹曼督斯神殿,但是从金花领主那里取的经是神马样的,脑洞一定比描述效果要好。


       当莱戈拉斯醒来的那一刻,这个故事仿佛就要像俗套的爱情故事一样走入从此国王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这个轨迹,然而并没有,第一个晚上,他们就因为床而没有一个人睡得好,论夜店咖和养生狗的同居生活,两个人完全不同的生活习惯,初期琐碎的矛盾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切实的感受到了来自樊拉的恶意,可他们还是通过试验几百张床,写一本字典那么厚的家规完美的适应了作为伴侣的生活。


       文章最经典的描述可谓那第一次肉,在对莱戈拉斯的描述里“因高傲和自尊产生的羞耻感、对身体失去自主控制的恐惧感、战士本能对疼痛的躲避、抵抗和排斥”,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觉得OOC的地方,这是莱格莱斯,就算成为受,也是如此的强硬和难以适应,即使如此莱格莱斯只是问了这样我们就算结婚了吗?就算成为伴侣了吗?对于战士而言,我放弃我作为战士的尊严,只为了成为你生命的另一半,只为你。


       然而即使这样,第二天立刻熊病还是爆发了,离家出走的莱格莱斯,还是那个熊绿叶。


       而在这一场双方都没有经验的非常难受的肉中,瑟兰迪尔也曾经试图放弃过主动权,这也只是为了对方作为自己最爱的让步,这世界山再没有人比他们更爱对方。


截取--------------

“很难受是吗?”

“这样就算结婚了?”莱格拉斯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说出一句话。

瑟兰迪尔很难受,他的心从未如此甜蜜苦涩过,

“不是,”他凑过去吻他的嘴,“太难受了,是吗?要不我们换过来吧。”

“不,”对方环住他的脖子,“Ada,我说过的,不会再让你受伤了,不会再让你面临任何危险。”

莱格拉斯吻住他的嘴,试着调整身体适应他。”

-------------------------


       这对父子如此独特,我们都甚至会觉得,就是因为他是他的儿子,他是父亲,他们才会相爱,才能相爱吧?我们甚至比恋爱中的他们更纠结,也许是因为我们也爱上了别人的爱情。


       作者让樊拉送来了祝福,二叶,这是瑟兰迪尔和莱格莱斯的孩子,莱戈拉斯名义上的弟弟。这个孩子的存在简直太糟心了,他破坏了一切情侣期间该有甜蜜,甚至给他们二人带来了几十年的折磨,起码我是这么觉得的,这突如其来的一岁的孩子,让莱戈拉斯感受到了无穷尽的威胁,也让瑟兰迪尔的儿控很好的控制到了只是针对单个的儿子发病。


       这是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我不想剧透太多,希望每一个人都能看到这篇如此优秀的文章,


随缘戳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2188&page=1&authorid=342329


乐乎戳  http://woshiyundanruofeng.lofter.com/


我帮作者的本子做广告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30r.1.14.1.NRHfuQ&id=45583652148&ns=1&_u=u2hsnmm7003&abbucket=6#detail


评论(3)
热度(17)
©ecilada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