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iladan

宇龙可逆不可拆,厂荡可逆不可拆,密林父子不可拆慎重逆,瓶邪不可拆不可逆

【瑟莱】系统脱敏(6.所谓爱情)

超级毒药,番外不甜寄刀片!

我是云淡若风:

6.所谓爱情


瑟兰迪尔又回复到了之前的生活,至少表面上一切恢复如初。唯一的变化是他不再喜欢去店里喝酒了,他更乐意在套房里静静呆着,办公、喝酒,发呆或者做点儿别的事情,他会时常感到莱格拉斯还在某个角落或者某个房间里,反正他在的时候也是这么安静,他总是安安静静的。


直到他会忍不住去看他,然后现实告诉他,那是错觉。


关于莱格拉斯,最近的消息来自阿尔温,她在订婚之前收到了两个Legolas系列的首饰,她坚信是莱格拉斯送给她的。


他刷开论坛,最新的一个相关帖子是《无敌小鲜肉,你什么时候休学回来啊?已经三年了,我都毕业了》。这个iPad已经很旧了,它现在唯一的使命就是刷论坛,他一直留着它。


 


“瑟兰,我的朋友,我很担心你。”


“我很好。”


“那只是表面上而已。”埃尔隆德叹了口气,“你之前就只在Mirkwood的范围内活动,而这一段时间,你愈发深居简出了,你甚至很少去夜店了。”


“你跟踪我。”


“不,不是的,我的朋友。我至少还上网,这三年你都在娱乐八卦版面绝迹了。”


瑟兰迪尔用手支着头,并不理会他,


“你也很少找我聊天了,也不斗嘴了,更多时候就像这么沉默寡言的。你连酒都喝得少了,比如现在,我之前怎么都不会想到有这么一天,你跟我谈话的时候手里没有酒杯。从莱格拉斯离开之后你就一直这样,之前你也是这样,但会慢慢好起来,这次这么长时间,你还是没有恢复。你们又吵架了,是吗?还是又动手了?或者这次更严重?是什么原因?你们明明已经和好如初了,你们后来相处得很好,不是吗?为什么又吵架?因为你去夜店?还是喝酒?”


瑟兰迪尔还是不说话,只是用一只手静静地抚摸办公桌上那只纯白色的马克杯。


“下个月是阿尔温和阿拉贡的婚礼,作为老朋友,我邀请你务必出席。”埃尔隆德停顿了一下,“他们希望莱格拉斯也可以出席,你们可以通过草木联系彼此,对吗?我想让你帮我联系他。”


瑟兰迪尔喝了一口杯中的清水,


“我不想联系他。”


埃尔隆德头痛地按了按眉心,


“所以这么久你们都没有联系彼此,对吗?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们俩个有这么大的仇怨。”


“爱隆,这次你又得逞了。”他的语气很轻,更像是自言自语。


“我万分感谢你的帮助,我的朋友。”


“爱隆,你能不能跟我讲一讲阿尔温......”又是长久的沉默,“她放弃永生,然后死去......你的心情。”


埃尔隆德陷入了久远而伤痛的回忆,


“瑟兰,你知道的,从她爱上阿拉贡开始,我就预见到了她会......这是命运,无法更改,我用了很长时间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可是我仍旧无法亲身面对,所以我西渡了。后来莱格拉斯到了阿门洲,我就知道他们已经不在了,我没有勇气问他任何细节,我根本就不愿意去确定这些,”埃尔隆德痛苦地捂住了脸,“你还记得吗?哪怕这样,我还是差点儿就心碎了,好在当时是在阿门洲,我疗养了好久......”


瑟兰迪尔用双手握住马克杯,埃尔隆德还有两个儿子,还有其他亲人,但是他不同,他只有莱格拉斯,他这一生几乎所有的感情都寄托在莱格拉斯身上,对儿子的父爱、对继承人的寄托、对盟友的信任、对伙伴的依赖,以及,对至爱的挚爱......他身上有他太过厚重的感情。


他双手用力抱住纯白的马克杯,这是莱格拉斯留在寝室里的,他只给他办了休学,他相信他还会回来,他一定会回来。


“瑟兰,我希望你联系一下莱格拉斯,好吧,你必须联系他。非法胚胎实验室已经有眉目了,但是我们没有办法确定具体方位,他们的设施应该在地下,无法使用任何通讯和跟踪设备。只有你和莱格拉斯能在那种条件下联系彼此。”


“你和格洛芬德尔也可以。”


埃尔隆德深深地叹了口气,


“瑟兰,公事公办地说,你那边很久不执行任务了,一直是我这边在解决各种问题,这不符合之前的约定。”


“好吧,这次我们双方一起执行任务。”


“瑟兰,这种任务根本不用双方一起执行,它很容易,没有任何风险,假装被绑架,确定位置之后再离开就可以。他们最近对金发精灵更感兴趣,被绑架的精灵也没有受到任何大的伤害,我仔细体检过,他们应该只是抽了一点儿血,也可能收集了少量头发和指甲,他们一直很谨慎,害怕激怒我们。”


“让格洛芬德尔跟他一起去,否则我不会联系他。”


“瑟兰,你在担心什么?”


沉默。


“好吧。好吧好吧,我同意,我同意双方一起执行任务。时间定在婚礼以后,具体方案我跟格洛芬德尔谈论确定后会发给你,你务必联系他,邀请他来参加婚礼,好吗?我答应阿尔温和阿拉贡了。”


 


瑟兰迪尔找了一个安静的夜里联系莱格拉斯,


“莱格拉斯,你能听到我吗?”


万籁俱寂。


“莱格拉斯?”


“我在。”


瑟兰迪尔松了一口气。


“有一个任务需要你执行......”瑟兰迪尔一字一句,缓慢地把行动方案描述了一遍。


“好的。”


“等等!还有,阿尔温和阿拉贡,他们要结婚了,婚礼是在再下个周日,日期是......你等等,我看一下。”


瑟兰迪尔在房间里来回走动,过了好久才说出日期。


“他们希望你能出席婚礼。”


“好的。”


他们的对话宛若之前的无数次,在吵架和离开之后,彼此冷战疏离,公事公办。


但,其实不是。


 


莱格拉斯没有出席婚礼。


瑟兰迪尔愈发心神不宁,他甚至不敢入睡,都是噩梦......


第二天早上,他的马克杯碎了——他一直很小心地使用它,他根本没有碰到它。


他呆呆地坐了好一会儿,什么都做不了,然后,他独自开车去了咖啡馆。


很意外,格洛芬德尔还在,店里只有他俩,他要了一杯美式,和一块提拉米苏,然后回到他之前的老位置。格洛芬德尔走过来,坐在他对面。


瑟兰迪尔尝了一小口提拉米苏。


“太难吃了。”简直无法下咽。


他把面前的东西推到旁边,格洛芬德尔并没有说话,长久的沉默。


“你最近见过他吗?”


“没有。”


瑟兰迪尔一脸不相信。


“那之后我真的没有再见过他,我为什么要骗你?根本没有必要好吗。你在担心什么?你真的跟他们说的一样,是个典型的儿癌晚期,天啊,小绿叶是怎么忍受下来的?”今天格洛芬德尔显然不想烦他,他自己中止了这个话题,“小春天,小绿叶是你的亲儿子,对吧?他有多......,没有谁比你更清楚,对吧?我要是真敢把他怎么样,他一定想方设法neng死我。好吧,他才不会让我死,自相残杀会被诅咒,他才没有那么蠢。他一定会让我一万年都没有好日子过,一定的,最少一万年,他一定能做到。而且你也知道他手下那些,你们密林的精灵,一个个都跟团伙似的,那样的日子太遭罪了,还不如让我直接去曼多斯神殿。”


瑟兰迪尔经历过太多,看见过太多,他很清楚,他们已经被诅咒了。


“我想知道一些事情,一些只有你知道的事情,只有你能告诉我。”


“什么?”


“关于曼多斯神殿......”


......


 


莱格拉斯直接去行动地点跟格洛芬德尔会合,并没有去见瑟兰迪尔。


一切都很顺利,引起注意、让对方放下戒心和怀疑、被跟踪、被绑架,这对他们太过简单。


“格洛芬德尔,你能确定方位吗?你们现在在哪里?”


“不能,我被装在箱子里了,眼睛也被蒙住了,不是自己走路,我只能感觉方位是下行。莱格拉斯也是,他应该在另一个箱子里,我们被分开了。”


 


“莱格拉斯?”


“我很好,暂时无法确定方位。”


 


埃尔隆德拍了拍瑟兰迪尔的肩膀,


“别紧张,一切都很顺利,而且还有格洛芬德尔在。”


 


“我们到达实验室了,已经从箱子里出来了,跟莱格拉斯在一起,一切顺利。我们无法确定方位,只能靠你们了。”


“好的。”


 


“到达实验室中心区域,无法确定方位。”


“收到。”


瑟兰迪尔只能寻求森林力量的帮助,他希望越快越好,赶快结束这个任务。


 


“我们在实验台或者手术台上了,他们要给我们注射什么。”


“能看清是什么吗?”


“我的眼睛还蒙着,看不清。”


“好吧,我看看莱格拉斯那边。”


 


“被放到实验台,等待注射,注射品是Midazolam Injection ,规格1ml:5mg。”


瑟兰迪尔复述了一遍莱格拉斯的话,他的胸口有疼痛感。


“静脉麻醉药物,安全。”


瑟兰迪尔知道是安全的,但是他的胸口好疼,他又试了一次,还无法确定方位。埃尔隆德已经下达了同意注射的指令。


“同意注射。”


 


埃尔隆德呼唤了几次格洛芬德尔,没有回应。


“莱格拉斯。”


“一切正常。”


“你有什么感觉?”


“一切正常,他们抽了5ml血液,留了两小块指甲,头发数目不明。”


“你有什么感觉?头晕吗?”


“没有,一切正常。”


 


“爱隆,莱格拉斯为什么还是清醒的?”


“可能是个体差别。”


 


“我醒了,刚才应该是被麻醉了,我们又被装到箱子里了,应该是原路返回,你们确定位置了吗?”


“已经确定了,一会儿会有一个小队过去清理并捣毁实验室,你们暂时不用反抗和逃脱,我们已经去接应你们了。”


“你知道莱格拉斯在哪里吗?”


“不知道,我单独在一个箱子里,但是凭借脚步声判断,他应该在另一个箱子里。”


 


“莱格拉斯。”


“莱格拉斯,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莱格拉斯,你能回应我吗?”


“莱格拉斯,你还好吗?”


“莱格拉斯?”


“Ada......”


 


打开箱子,莱格拉斯的眼睛是紧闭着的。瑟兰迪尔僵在原地看了好久,才鼓足勇气去碰了他一下,他的身体是柔软的,还有温度,还有呼吸。瑟兰迪尔松了一口气,慢慢把他抱出来,抱在怀里。


埃尔隆德过来检查了一下,


“瑟兰,别担心,这很正常,是麻醉剂的作用,麻醉剂开始起效了。”


“他多久能醒过来?”


“按照刚才格洛芬德尔的情况推断,最多半个小时。”


 


但是两个小时之后,莱格拉斯还没有清醒,他们现在在埃尔隆德的私人实验室,


“瑟兰,你一定要冷静,你听我解释,我检验了刚才送过来的样本,他们的确只注射了麻醉剂,没有其他药物,残留药物成分指标都是正常的。我查了莱格拉斯的诊疗记录,这是他第一次被静脉注射药物。”


“是的,他很少受伤。”


“我知道,瑟兰,我们一直在检测他的指标,他血液里的药物浓度一直没有降低,没有代谢,药物浓度一直在最高水平。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例,这太偶然了,可能是千万分之一。”


“但是对于我,是百分之一百。”


“我能理解你。”


“爱隆,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可能会昏迷不醒,永远,”埃尔隆德停住了,过了好久才继续说,“也可能离开......”


 


瑟兰迪尔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人在最伤心的时候,反倒会平静得没有任何情绪。


他无比坚强、镇定、从容地迎接某一时刻,


“患者的心跳停止了。”


埃尔隆德冲了出去,瑟兰迪尔跟在他身后,他并不慌乱,


“停跳十五秒了,现在呼吸也停止了,是否上呼吸机。”


“已经来不及了,继续心肺复苏,准备电除颤。”


埃尔隆德替换过去亲自实施心肺复苏。


瑟兰迪尔走过去端详着莱格拉斯,他的表情很淡然,甚至带着某种奇异的微笑,就像小时候在自己怀里安睡一样,除了眼睛是闭着的。


埃尔隆德看到他,颤抖着说,


“瑟兰,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可能是最后三分钟......”


不,我们俩没有最后,三分钟之后我们还会在一起,直到永远。


 


莱格拉斯清醒过来的时候,眼前都是白色,他以为是在医院里,直到他发现,他看不到自己的身体。


“莱格拉斯,你总是让我诅咒你。”一个女性的声音,温暖亲切,“这让我很困扰。”


他知道是爱尔贝蕾斯。


“是的,是我。你终于还是到这里来了,你们困扰了我很久。”


对方明显能够直视他的内心,他们的沟通并不需要语言。


“我并没有诅咒你们,无论你是否相信,我并未给你们任何诅咒。这是你们的命运,你可能并不知道,命运决定的事情,神亦无法更改。”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


“但是我认为,凭借你们的功绩和英明,并不该遭受这样的命运,我一直在帮助你,不让这段命运发生。我们曾经在伊锡利恩见过,我引导过你,让你不必执念于自己的梦境。”


“衷心感谢您的仁慈,爱尔贝蕾斯。”


“不必谢我,毕竟我还是没有成功。你有梵拉们都无法理解的strange fates,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那是命运的提示......我无法改变你们的命运,却一直在尽力帮助你们避免它,我帮了你们很多次,把更合适的伴侣引导到你们身边、暗示你、还有那次,我设法让你提前一天回到他身边......”


“我时常感到您的存在,感谢您,爱尔贝蕾斯。”


“这是你们应得的,你们配得上被神如此眷顾。不过,最后我们还是失败了。你不应该回来,明白吗?莱格拉斯,你回来之后就该马上离开,像之前那样。”她无力地哀叹了一声,“从阿尔温错误地迷恋上你开始,这段命运已经开始流转,谁都无法让它停下来,而结局就是现在这样,你会因他而死,他会因你心碎,你们将在这里接受审判。”


“我们并没有什么过错。我们从未有过半分超出父子关系的不伦言行,我们从未贪恋过片刻欢愉。”


莱格拉斯感到绝望、悲伤和愤怒,如果命运无法避免,他宁愿他们一直在一起。


“的确,神亦无法否认你们的高贵。不过命运已经把你带到这里,他马上也要到了。所有的梵拉会一起裁判你们有罪或无罪,”她又苦恼地叹了口气,“如果梵拉们无法裁定,伊露维塔会给出最后的裁决。”


“我们从未犯下任何罪恶。”


“不,你无法欺骗你的内心,刚刚你还后悔了,不是吗?你们是血亲,你们不该对彼此产生背德逆伦的爱情。”


 


爱情?


爱情算什么?


爱情根本配不上我们之间的感情,


我们是父子,


是国王,


是王子,


是最可靠的战友,


是最默契的搭档,


是最坚实的同盟,


万物之中,我最爱你。


万物之中,你最爱我。


从此刻开始,


我们将一直在彼此身边,


再不畏惧什么,


再不躲避什么,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多幸运啊,


我们都是精灵,


而精灵永生不灭,


......


 
































哎呀!这个算是正文完结啦!撒花!喜欢be的姑娘看到这里就可以啦,喜欢he的姑娘,还有两个番外。


写到这里,我认为我的文不是be,哪怕最后诸神裁定他们有罪,仍旧不是be。


瑟莱所有虐的元素,西渡、血亲......我都用到了,但是文里的人物告诉我,他俩不会be,他俩会一直he。无论什么困难,只要他们彼此相爱,只要他们足够强大、只要他们一直坚持,这两位汉子甚至可以战胜诸神和命运,在曼多斯神殿继续谈恋爱。



评论(4)
热度(219)
©ecilada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