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iladan

宇龙可逆不可拆,厂荡可逆不可拆,密林父子不可拆慎重逆,瓶邪不可拆不可逆

《坠入》影评:曾为惊鸿面,安知半生缘。

the fall 是一部即使看不懂也觉得美好的电影,而且它拥有最美的李佩斯

乔楠:


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那么我说《坠入》,这是一个最瑰丽的童话,这是一个最残酷的童话。一次次坠入,是希望的陨落,是绝望的沉寂。


  这是我见过一部掰弯了我的电影美学的电影。我的电影美学的初步建立是《蔚蓝深海》,全篇都像是被上等牛乳和悠扬哀凄的小提琴弦乐洗涤了一般,淡淡的忧郁,窗牖攀援的藤蔓泛黄,若即若离的肉体接触,不是柏拉图式爱情却带着柏拉图的忧伤,继而就是王家卫的电影,从以绝望为基调的《春光乍泄》到在欧美等地最有名的《花样年华》,镜面上斑驳的印记倒映一张张凄迷的面孔,烟雾缭绕中浮光游漾,街角泠泠冷雨中寒灯凉彻。如此的忧郁之美。  


我从未遇见一部如《坠入》一般的电影,将浪漫主义,英雄主义,魔幻主义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或者说,它所附加的电影美学早就超乎了我想象之中的范畴,就像是欣赏达利的一副超现实主义水彩一般。  开头就是一段黑白的故事,像是老旧电影中的镜头,浮在波光粼粼的睡眠的双色羽毛,陶瓷假腿,凝重而缓慢的动作,就像博尔赫斯的香烟店玫瑰般熏香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沙漠,最后从河底却捞上了一匹马,影片中间反复穿插的冰块,化开一片血海的咖啡渍,建在湖中央的宫殿,城堡周围的房屋表面像浮雕般堆砌着厚重的孔雀蓝,奇幻难以捉摸。


因为导演塔西姆.辛出生印度的原因,全片颜色是非常鲜亮的,水红,姜黄,天蓝,漫漫大漠,澄蓝纯净的湖水,迷宫般诡秘的建筑,红白双色皮毛的,纯粹的黄金之色,纯粹的黑夜之色,鲜亮如洗,这是属于画布的颜色。就连罗伊虚构出来的那五个强盗的故事中,布景也是极其具有东方异域的色彩,肃穆却放荡,神圣中隐匿着诱惑。罗伊给亚历珊卓虚构出来的故事,绝对的英雄主义,被压迫的奴隶,娇妻被弑的印度人,热衷生物的科学家,被冷落的炸弹高手,流落的异乡人,还有一个英雄们的领袖蒙面侠,他们的目的就是一个西班牙邪恶的总督欧雅迪斯。听着自然是一个童话故事。但是这个童话,想象与现实交叠,真实与虚幻模糊,在奇幻的更替中呈现着一个人心底最深处的绝望。  


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20年代,罗伊是一个特技演员,但是在拍一组骑马从铁道桥上跳下的戏时候严重受伤,下半身瘫痪没有知觉。对于一个特技演员,这简直是剥夺他的一切,万念俱灰,只想一死了之。这个时候,一个异域小女孩亚历珊卓意外地闯入他的病房,故事就此开始。  


亚历珊卓因为采摘橘子的时候摔断了胳膊,住进了这个天主教的医院。这对不可能相遇的一对就在宿命的巧合下这么不期而遇。一个跨越年龄的交易,罗伊给她讲故事,而她给罗伊带吗啡,当然,亚历珊卓并不知道罗伊想要自杀,她只是单纯的以为,她给罗伊带了药,罗伊就会高兴,就会继续给她讲故事。  


在这个故事中,罗伊主宰着故事,这是一个随意胡诌的英雄故事但是亚历珊卓却不断试图插入这个故事,甚至在故事主人公被沙漠火炙的太阳燎烤得面部蜕皮,罗伊本人在服用了一整瓶“吗啡”后等待死亡的时候,她还将自己穿插进入这个故事。罗伊对她说:“你是来拯救我的灵魂的吗”,她甚至不知道灵魂是何物,她仅仅单纯认为那是老人的假牙。她爱罗伊,冥冥之中,她感觉故事中的主人公即是罗伊自身的存在,只要挽救他的命运就可以转变罗伊扼杀了故事中每一个人,因为在他的故事中不会有快乐的结局,他内心的绝望迸发成了对死亡的期望,他掌握这个童话,所以他将他的绝望加诸与这个虚无的故事,毁灭别人的同时毁灭自己。  


于是她用自己的坠入来挽回罗伊的绝望。她几乎就要丧生,但是现在,她能获得和罗伊一起创造这个故事的权利了。  在罗伊几乎溺毙于浅水的睡莲池任由鲜血像烟雾般水中萦开时,在她哭泣的恳求中,他还是能站起来,给那个在故事中的最终BOSS兼现实中抢走他女朋友的混球狠狠的一击,然后高傲地拒绝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故事到此差不多就可以完结了。亚历珊卓出院了,罗伊回去继续他的电影事业。 


 这部电影名为《坠入》,自然影片中无数次出现了下坠,罗伊的坠入,亚历珊卓的坠入,印度女人一路带血跫音的坠入,科学家达尔文被枪杀后的坠入,印度男人同归于尽时候的坠入,有一组连贯镜头,仅仅表现的是罗伊的坠入,但跨越了时间,空间,无论是中世纪,维京人,一连串天马行空的场景,仿佛这坠入无止无尽。这是罗伊的绝望,当他的下半身像是僵冷的陶瓷一般再也无法感知事物的时候,他的心脏早已坠入深渊,他从人生的边岸倒下去了,无尽的深海吞噬了他所有的希望。  


但是无论如何,最后亚历珊卓成功了。真实分解,幻象模糊,她创造了一个故事,兼并童话与现实。如浮云爱上天马。  


 至于关于这部电影很纠结的一个种族问题,譬如异族的亚历珊卓不懂得天主教传统,偷拿无酵饼,而她的家庭更是被愤怒的人们拆散,其间涉及的宗教种族问题,我难以言说。但是反复出现的美洲新蝶这一意象,无论是在濒死的小猴手上飞走的,还是亚历珊卓用护士的唇脂绘在肚皮上的, 大概就是异族也能是美丽的吧。  


最后随便拉两句,李佩斯出演《坠入》的时候是2006年,那一年他正值韶华,2003年的《迷恋荷尔蒙》里他出演的变形舞女可谓惊为天人,而在他巅峰之美时候的《坠入》却没有让他成名,日后他反而只是配角甚至花瓶。每一个人都会渐渐衰老,再也回不到从前,就像一滴酒再也不能回到最初的葡萄,流年偷换,迢迢韶光,他终于过了他最美的花样年华。  


 但是,多年以后,当彼得杰克逊的电影搬上银屏的时候,全世界的女人都对他惊为天人。无论是他无可挑剔的演技甚至是那种已髹上沧桑的美感。但他仿佛还是那个笑起来很温暖很腼腆的男孩,基本所有的粉丝都对他买拖拉机而不是阿玛尼唏嘘不已,但他就是他,喜欢淳朴的生活,喜欢淳朴的衣物,内心干干净净,只为了喜欢而演戏。 


 留住你一面,画在我心间,哪怕是岁月,篡改我红颜,你还是当初,多情的少年。最后矫情一番,流年匆匆,又有谁能幸免。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我亲爱的你。


——2014.9.7

评论
热度(136)
©eciladan
Powered by LOFTER